穆阑
管理员
管理员
  • 配音元5569元
  • 威望8384点
  • 贡献值114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4926点
  • 优秀管理员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2255回复:22

[本站特稿]忆师长孙道临(孙渝烽)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05-17 22:38
忆师长孙道临

孙渝烽


  我在戴红领巾的时候就知道孙道临的名字,他主演的电影《渡江侦察记》,李连长早已成为我崇拜的英雄。后来,我又去看过他主演的很多电影,听过他为译制影片《王子复仇记》、《白痴》的配音,对他更加敬佩和崇拜,他在我心中是一位了不起的电影艺术家。
  1960年,我考上了“上海电影专科学校”,成了表演系的一名学生。我带着一个铺盖卷、一只破皮箱从杭州来到上海。过了两年,学校邀请到了大名鼎鼎的孙道临老师来为我们表演系的学生讲课。那堂课令我终身难忘,他讲述的是拍摄《渡江侦察记》。《永不消逝的电波》的体会,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道临老师所讲的“做一个演员必须永远不离开生活、塑造一个英雄必须要学习英雄们的精神和品德”的话,这句话让我受益匪浅。更让我惊喜的是1963年大学毕业后,我居然被分配到上海电影演员剧团工作,和道临老师成了同事。从那以后在我的成长道路上一直得到他的指导和关怀,直到2007年12月28日他离开了我们,整整有45个年头,他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一位严师、是一位慈祥的长辈,是真正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艺术一定要追求美感与真实”


  1963年我到上影剧团工作不久,有幸参加这年春节去部队慰问演出活动。由道林老师负责为我们几个年轻演员排两个反映部队生活的独幕话剧。我在《出发之前》剧中饰演班长,孙栋光饰演小战士,这个戏我们在学校演出过,道临老师为我们在舞台调度上作了些修改,我们很快就排完了。重点放在排新戏《一百个放心》,这是个轻喜剧。史久峰演我的爷爷,我饰演刚入伍不久的新兵阿毛,从这祖孙两个人物身上展示军民关系,表达孙子阿毛在部队培养下得以迅速成长。道临老师认真地和我们一起分析剧本、人物,让我们在语言上带点上海方言,富有地方色彩。有一天上午道临老师去海燕厂开一个重要会议,我和史久峰自己走戏,杨华老师正好来剧团,这位满身喜剧细胞的老演员对我们排戏挺有兴趣,不断地给我们出点子,增加喜剧因素,使我挺开心。
  下午道临老师来看我们排练,称赞我们有进步。可有一处他让我们再演演:“阿毛,有人找你!”阿毛正在缝补袜子,顺手就把袜子放在凳子上出门去迎客人。阿毛高兴地陪爷爷进宿舍,忙着为爷爷倒水,嘴里不停地让爷爷坐,爷爷高兴地环视这干干净净的宿舍,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突然大叫一声跳起来,原来被针扎了一下!道临老师叫:“停。”这是个很出彩、很有喜剧效果的动作,我奇怪干吗叫停。道临老师却连连摇头。“这样不好。怎么能让爷爷扎屁股呢?”这个点子是上午杨华老师支的招,我和史久峰都觉得挺好,有喜剧效果,没想到被孙道临老师给否定了。道临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在舞台上我们任何行为都要展示出艺术的美感。这个扎屁股的动作生活中也可能发生,但用在这里就有损人物形象,显得趣味比较低级。
  在道临老师指导下,我们把这段戏改成这样:阿毛倒完水回头见爷爷要往凳子上坐,突然大叫:“爷爷别动!”爷爷半蹲地僵在那里,阿毛快步上前,拿走凳子上插阵线的袜子,然后亲切地对爷爷说:“爷爷您请坐,喝水。”爷爷舒坦地坐下,笑着用手指戳阿毛的脑袋:“你这小子怎么还一惊一乍的!你手里拿着什么让我看看。”阿毛不好意思地把袜子递给爷爷。爷爷一看是在补袜子,大声地称赞:“我的小阿毛真有长进,都自己会补袜子了。”这样一改效果大不一样,同样有喜剧效果,还展示出两个人物的性格特点,也表达了阿毛来部队以后的进步,人物形象完整。所以我一直记得道临老师的教导:艺术一定要追求美。
  上世纪80年代我参加《大都会擒魔》的拍摄,我当副导演,道临老师是总导演。有一天道临老师来拍摄现场检查道具后很不高兴。原来前一天他曾对道具员说过:“这堂景布置要陈旧,这床上的蚊帐要做旧,要有补丁。”现场的蚊帐的确已经做旧了,补丁也打了,一掀开蚊帐,靠墙脚的一面正中就有一个大补丁。道临老师指着文章正中的补丁说:“这靠墙正中来一个大补丁这不真实,这完全是做给观众看的。补丁要打在经常挂帐钩的地方才真实。因为这里经常磨损才会破。”于是他亲自拆下中间那块大补丁并和道具员一起在挂帐钩处缀上两个补丁。这虽是一件小事,但他让我永远记住了:艺术一定要追求真实!

关“牛棚”的日子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9-1973年,我们这些“臭老九”在工军宣队的领导下在五七干校改造思想!整天学习“红宝书”、开展大批判或是劳动。当时把人分成几等,有审查对象、隔离对象,还有回到人民群众中来的解放对象。这样的人也还要夹紧尾巴做人的。我们海燕电影厂的演员都集中住在一个大草棚里,20多人也挺热闹。道临老师那时也算是回到人民群众中的人了。
  有位老演员叫李保罗,大批判发言,他最激动,言词左得出奇,说到毛主席还会激动地泪流满面,唱语录歌最后他总比大家拖长一个音。他的床靠门口,床头比别人多一块搁板,上面放着毛主席的石膏像,还有红宝书、像章堆得满满的。大家进进出出很不方便,我们让他扯了,他坚决不干。那时候如果谁要是不小心,把石膏像碰倒在地下摔碎了,就可能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轻则遭批斗,重则还会被关进监狱。所以他的行为弄得大家都对他非常反感。
  李保罗的床和李纬的床紧挨着,有一天劳动的时候,李纬向我“汇报”,能不能请李保罗媒体洗洗脚,床紧挨着,实在受不了了。李纬是位很有个性的老演员,倒霉透了,不知当年在重庆哪个国民党的特务为了向上峰多要津贴,把李纬的名字也开上去了,就这样李纬当时就成了特嫌,变成隔离对象,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李保罗的脚臭味,他是不会提出来的。
  当天晚上我就以室长名义宣布:为了保持我们宿舍的清洁卫生,凡住在本宿舍的人每天晚上必须洗脚,把臭袜子也洗掉。康泰、高博首先表态:“我们坚决支持室长的建议,为了干革命必须休息好。”其他人都会心一笑,知道这是有所指的。只听见李保罗嘟哝着:“什么都管,连洗不洗脚也管。”
  第二天吃早饭时,我看见道临老师和李保罗在一块儿吃早饭,还聊着什么。后来去地里劳动,我问道临老师早上跟李保罗聊什么呢?道临老师说:我昨天晚上看他有抵触情绪,早上跟他聊每天晚上洗热水脚的好处,今天约好,晚饭后一起去打热水。在道临老师的说服下,李保罗媒体晚上都拎着一个小铅桶打热水洗脚、洗袜子。
  有一天从地里回来,我和道临老师经过一个堆着搭草棚剩下来堆放毛竹的地方。他突然建议能不能扛几根毛竹回去在宿舍门口搭一个架子晒晒被褥。他说睡在下铺的褥子和被子特别潮湿,天气好可以晒晒,又去潮湿又消毒。大家都觉得这个想法很好。我们几个年轻人就扛了好几根毛竹回来,一到家马上就干起来了。以后只要天好,我们演员宿舍门口就晒满被子,晚上盖在身上又松软,又有一股扑鼻的香草味儿。
  李保罗床上东西特别多,他睡在下铺也不愿意晒被褥,常常看见道临老师帮着他把褥子、被子拿出去晒。其实李保罗也是位挺可爱的老头,不知为什么文化大革命那几年像是中了邪一样。后来他跟大家的关系也一天天好起来了。
  道临老师在即使自己还需要夹着尾巴做人的情况下还是关心他人,在集体生活中他决不愿意看到一人向隅满坐不欢的场面。

“我来认认门”


  道临老师不仅在艺术上关心我的成长,在生活上也一直像一位慈爱的兄长一样关心着我,为我生活的改善而高兴。
  道临老师待人真诚、平易近人,在上影厂、在文艺界是有口皆碑的。他的人格魅力不仅从银幕上、舞台上、广播中得到展示,更能从他为人处世的细节中得到充分展示。
  我永远忘不了,我住房四次搬迁,他三次登门拜年,祝贺我的乔迁之喜。
  1976年大年初一上午十点刚过,随着敲门声我迎来的却是道临老师,真让我喜出望外。当时我住在南市区老西门西仓桥街华兴里岳父家中,道临老师居然从武康大楼骑着他的老坦克一直找到曲里拐弯的老城区。道临老师大年初一给学生拜年一下子成为华兴里的美谈。道临老师的到来令我的老岳父手忙脚乱不知说什么好,又倒茶又递烟:“孙先生这里不好找?”道临老师谢了烟说:“还好,我沿着复兴路一直过来,到老西门一个大转弯就到了。”邻居七十多岁的张阿婆激动地说:“我在电影里见过孙道临演的李连长、李侠,我喜欢他的英雄帅气,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上海下只角华兴里,离我这么近,衣裳加朴素,还骑着自行车……。”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也是新春佳节,道临老师还是骑着老坦克来到我新搬的住所日晖新村。这时我有了一室半的住房。我握着道临老师的手不知说什么好。他拍拍我肩膀:“我来认认门。为你乔迁而高兴。”
  我的两个孩子一直忘不了老孙伯伯对他们学习的关心,每次来都详细了解他俩的学习成绩,问英语学得好不好。当时两个孩子的英语成绩都不好。后来我请了一位韩老师,每周日上午来家里给几个孩子一起补英语。孩子们弄懂了语法,好像开了窍,学习英语的兴趣提高了,慢慢地成绩也上去了。
  当1989年我第三次乔迁到思南路时,道临老师春节骑着老坦克又来看我们,一口气登上六楼,他为我家有二室一厅而高兴。他兴奋地说:“从你的乔迁也可以看到咱们国家的变化。”这次他发现我儿子、女儿的英语有进步了,他高兴地用英语和他俩对话,纠正他们个别的发音。他对孩子说:“英语这是一门语言工具,一定要掌握好,今后会有大用处的。”他还语重心长地指着客厅墙上于是之老师1980年在拍摄《秋瑾》时为我留下的墨宝“不容易”三个字说:“你们的爸爸、妈妈真的很不容易,把你们拉扯大,一定要好好学习。”
  2003年,我们夫妻俩去日本探亲。儿子开车来机场接我们,在途中关切地问:“老孙伯伯好吗?”我告诉他,道临老师非常好,退休后还忘不了拍电影,现在担任我在东海学院主持的影视表演系的顾问,每学期都来看学生的表演作品,给予指导。儿子深情地说:“我在日本这些年一直记着老孙伯伯的教导——要多读书,有了知识人生才丰富多彩、知识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在日本的奋斗我深深体会到老孙伯伯讲的是人生的真理。”
  1998年,我退休前搬到伊犁南路剧组,道临老师说要再来看看我的新居。我真不忍心再让他爬六楼,就用小摄像机把住所拍了下来给他看。他对我的小书房取名“不易斋”挺欣赏,由衷地为我奋斗了一辈子总算有个小书房了而高兴。“好啊,渝烽要感谢改革开放!你再也不用趴在床沿上写影评稿了,也用不着挤在卧室的‘不易角’看书写东西了。”
  道临老师目睹我一步步走过来,他对我的变化太了解了。2004年他终于给我留下一幅墨宝:“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

“我爱配音,更爱拍电影”


  道临老师的声音很美,语言也特别有表现力,他为《王子复仇记》中的哈姆雷特配音,已成为中国配音艺术的经典之作,就目前来说尚无人能超越它。
  1971年我被从奉贤五七干校借调到译制厂参加配音。当时译制厂要完成所谓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下达的“内参片”,译制工作很忙,几乎每天加班加点。由于译制任务繁重、时间紧迫,不久,厂里便把道临老师、黄佐临先生、张骏祥先生都调来了。上影演员剧团也调来一批演员参加配音,高博、康泰、达式常、仲星火、温锡莹、中叔皇、吴文伦、吴鲁生、林彬、朱莎……等。他们的到来使译制厂人丁兴旺。那个阶段道临老师忙极了,又翻译剧本,又当译制导演,又参加配音,简直是废寝忘食。文化大革命禁锢了这么多年,对于一个搞艺术的人来说,这突如其来的创作机会,如同久旱的土地遇上倾盆大雨。他的创作能量得到了极大的释放。
  这期间他翻译的影片有《同是天涯沦落人》、《女人比男人更凶残》、《琼宫恨史》、《孤星泪》、《苏伊士》、《农家女》、《春闺怨》。他导演的影片有《琼宫恨史》、《孤星泪》、《苏伊士》、《春闺泪痕》、《春闺怨》、《美人计》、《农家女》、《荻克•杜尔平》、《女人比男人更凶残》、《猩猩征服世界》、《绑架》、《琴台三凤》、《醒目狗救主擒凶》。他担任主要配音的影片有:《苏伊士》、《梅亚林》、《基度山恩仇记》、《坎贝尔王国》等。
  在译制配音方面,他外文好,又懂戏,翻译剧本的台词已经很到位了,他还是常常认真听取演员的意见,请大家一块儿寻找最合适的中文台词。他当导演时,总是让演员了解影片的背景、主题、人物关系之间的各种矛盾,提醒演员注意人物的个性特点,让演员尽快地把握人物的核心。在实录棚里,他的提示总是言简意赅、轻声细语、非常注意保护演员的创作情绪。凡是有疑惑的字音,必须查字典、正音,演员们和他一块儿工作十分愉快。
  他自己配音时,要求更加严格,凡是不满意、情绪不到位的坚决重来。有时大家觉得戏挺好了,只是口型差一点点、剪辑师可以通准的,他也坚决重录。所以现在重放他配音的影片,你会感到那绝对是一种艺术上的享受。
  “四人帮”被粉碎后,道临老师很快回上影厂拍摄工作去了。从那以后译制厂老厂长陈叙一把我留下了,培养我搞译制导演工作,一直干到2000年退休。1984年、1990年、1997年我先后执导的三部译制片《国家利益》、《随心所欲》、《失落的世界——侏罗纪公园》荣获优秀译制片政府奖华表奖。每次获奖后道临老师都打电话给我表示祝贺。记得当我执导的英国影片《野鹅敢死队》放映时,他在北京看完影片,特地打电话给我:“渝烽,这部片子搞得不错,台词很精彩,重放展示了这帮雇佣兵的性格特点。译制片还原主要在语言上、台词上下工夫。望你继续努力。”道临老师就是这样,一直关心着我的成长。
  好多年后,有一次吃饭,我问道临老师:“你英语好,语言、声音条件又好,文学功底又那么深厚,搞译制片你是全才,干嘛离开译制厂?”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我爱配音,但更爱拍电影。译制片有局限性,只能还原,在别人创作的天地里发挥你的语言声音特色。在塑造人物上不能脱离原片演员的创造。可是拍电影就不一样,这是一个全新创作过程。演员不仅仅局限于语言、声音,还是要运用你的肢体语言、丰富多彩的表情、眼神来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这样创作的天地更宽广。特别是当电影导演,创作天地更加宽广,可以涉猎各种题材。创作力度、影响力度就更大了。”

“这种钱一分也不能要”


  道临老师退休后还是一心惦念着拍电影,他和上影厂老厂长徐桑楚组建了“华夏影业公司”,后来又和王文娟老师建立“文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先后拍摄了多部电视剧:《三国梦》、《孟丽君》等。为了支持一个海外年轻人在只有一个很粗的提纲,但立意比较好的剧本构思时,道临老师整整花了三年的心血七易其稿,改写成一部可供拍摄的二十集电视剧本《闯荡西班牙》。
  从2000年-2005年这期间他先后组织了多部电影、电视剧剧本。如《香格里拉》、《大世界》、《夜幕下的哈尔滨》、《扬州姑娘》等。为了落实这些剧本的拍摄,八十岁高龄的他往返于黑龙江、北京、云南,还飞往西班牙。为了筹备拍摄资金,他登门造访过不少企业家,也有很多人来文临公司洽谈。面对市场经济,面对怀有各种目的的人,道临老师地球应接不暇,很难驾驭。不过他心中有一条原则,绝对不和仅仅是为商业目的的人合作,他坚持追求必须具有思想性、艺术性的创作原则。
  我自1999年提前退休后,受聘于上海东海学院负责影视表演系工作,道临老师欣然答应担任表演系顾问。六年中我们送走四批104名毕业生。其间道临老师也让我参与一些公司的活动。有些“企业家”根本缺乏诚意,慕名约见道临老师,善良的他总以诚待人,见面、拍照,饭桌上老总拍胸脯,可事后合作之事早已丢在脑后。我们曾多次劝道临老师别太轻信,别参加这样的活动。他笑着说:“我也见识见识市场经济大潮中各种人的表现。渝烽,对你也是难得的体验生活的机会,某些人的嘴脸给你提供扮演他们的素材。你不是常在电视剧里演老总吗?我坚信没有诚信的‘企业家’,在社会上肯定不会有立足之地,也许能糊弄一阵子,肯定长不了。”
  有一次,有人来公司推荐说:某地有一位官员能让一家企业资助“文临公司”一百万元,条件是拿走30%的回扣费。道临老师一听就生气:这算什么!当时我们几个还劝他,市场经济是有拿回扣一说,毕竟给公司送来了一些资金。
  第二天一早道临老师明确告诉我们,他们如有诚意谈合作项目可以,如有人企图从中拿回扣不行,公司不需要这种不明不白的钱,这种钱一分也不要!
  这就是道临老师的为人。

“为什么不让我拍电影了?!”


  在道临老师临终前的两年期间,也就是2006-2007年,我和他有着频繁的接触。2006年他患带状疱疹,出院后身体状况、精神状态日渐不佳,可他拍电影的心愿一点不减,他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未了的事情要做。一是他花了三年心血改写成的二十集电视剧《闯荡西班牙》未拍。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是从拍《詹天佑》以后他心中就一直酝酿着要把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中,我们中国有14000多名华工参加修建铁路,其中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板上银幕。这件事他跟我说过多次,还让我认真看看这方面的资料。
  可这期间他的记忆已经严重衰退,依次为陪同冯淳超去看望他。冯淳超主演过由他导演的电影《詹天佑》,他们朝夕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可道临老师居然想不起他来,问:“你是哪个单位的?”军旅诗人薛锡祥去看望他,他也记不起来了。我在一旁一个劲儿地帮他回忆:“2004年我们还去过薛大校家,还喝五粮液。去年为薛大校举办专场演出,你还朗诵过他的诗作。这几年在上海图书馆搞朗诵演出活动,薛大校还写过很多诗篇,你称赞他诗有气派”等等。道临老师还是问:“你是哪个单位的?”
  在这种状态下,他却还是念念不忘拍电影。2007年4月一个上午,他居然一个人打的去看望张瑞芳老师,他要找瑞芳老师谈谈心。瑞芳老师当过上影演员剧团团长,很多老同志有事会找瑞方老师诉说,赵丹、高博、康泰、冯笑、仲星火等等一大批演员。因此瑞芳老师被大家誉为“政委”。
  道临老师诉说自己心中的苦闷:“为什么不让我拍电影,为什么没有人来管我们。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干完呢!”
  瑞芳老师还是那么直率:“因为你老了,你身体不行了,所以不叫你拍戏了。一个摄制组千军万马你指挥得了吗?再说你想拍电影,领导让不让你拍又是一回事。别想那么多,好好把身体养好,身体好了,有精神了可以帮着看看剧本,提提你的想法、意见供年轻人参考,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不是也挺好吗?别瞎想了。”
  后来瑞芳老师让政协小宋开车把他送回家,道临老师在车上对小宋说:“我今天打了一个大败仗。”
  瑞芳老师知道后,明天他说这话的含义,是想得到她的支持,没想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当天夜里瑞芳老师又特意打电话去安慰道临老师。
  后来瑞芳老师也打电话给我,让我好好劝劝他。
  隔了一天我去看道临老师。他说:“我去找瑞芳诉苦了,她批评我,说我的想法不切合实际,让我别瞎想了,老了就养养身体。我现在每天光吃饭什么也不敢,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道临老师,你这样想就不对了,人老这是自然规律。瑞芳老师劝你养好身体、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对的。让你有精神看看剧本、提提意见这不也是对电影作贡献吗?”
  “行了,行了,你们都这样说,文娟、庆原野这么说。我想通了,反正人老了,不中用了,就养身体吧!”
我知道他根本没有想通。“对了,道临老师,等你身体好些,把中国劳工修建横贯美国东西部大动脉的‘中央太平洋铁路’的构思方案改出来吧。”
  “这倒也行。”这是他最大的心愿。
  后来的日子,我总抽时间去看望他,把上图朗诵活动情况告诉他,把语委、语协准备朗诵水平等级考试的情况告诉他,他听了很高兴,可又常常遗憾地说:龚学平代表政府拨给我的一百万元搞朗诵活动的经费,怎么我就不能动用。这也是他心中的一块疙瘩。
  有一次我去外地拍了几天戏,爱人告诉我,道临老师打过几次电话来。我一回来马上打电话告诉道临老师,明天上午去看望他。
  第二天九点钟我到武康大楼,一进门阿姨就说:“老爷子一早就起来,让我准备点水果,有朋友来。你快进去吧!”
  道临老师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你这几天在忙什么啊!”
  我把拍戏的事告诉他,演个老头族长。导演是台湾人,挺认真,现场会不断改台词,要求演员也挺细致的。
  “现在有人说我脑子不行了,什么都记不得了,我有那么严重吗?”
  “没有啊!我看不出来。我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你说说。”
  “你叫孙渝烽,是上海电影译制厂,干译制导演,还在东海学院教表演呢。我们一块儿送走好多毕业生呢。”
  “你看看,你记忆力挺好的,你别胡思乱想。”
  2007年9月他又住进华东医院,上译厂拍《魅力人声》,我和任伟一起去过他病房,问他配《王子复仇记》的情况,他说不记得了。问他还配过哪些影片,他也不记得了。任伟只好拍了一组道临老师的近景。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去看过他多次,总算还认得我。我感到他心里还有挺多的事情,他常常会有一种痛苦无奈的表情。
  2007年12月中旬,我去医院告诉他,他一直关心的《朗诵水平等级考试纲要》一书出版了。他躺在床上拉着我的手说:“好啊!好啊!”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显得很困、想睡觉,我不忍心再打扰他,把他的手放进被窝里,轻轻关上门,走出了观察病房。我在外面隔着大玻璃看他静静地躺着。是啊!他太累了,太累!他需要好好休息。
  孙道临老师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们。灵堂上,鲜红的党旗覆盖了他的全身。他获得了党和国家的高度肯定和赞扬。他将永远活在亿万观众的心里,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最后,我还想对党的各级领导说句心里话:
  一定要生前多关心这些老艺术家、科学家、学者、老教授们,了解他们还有哪些未了的心愿,能办的抓紧办,一时完不成的,也记录下来,让后辈们努力去完成。
  道临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尽管他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允许他再拍电影了,但他想表现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想表现我们中华民族对世界所作的贡献,那颗拳拳之心是不老的。各级领导关心老艺术家的生活起居固然重要,但关心他们未了的心愿,我认为也许更加重要。
穆阑
管理员
管理员
  • 配音元5569元
  • 威望8384点
  • 贡献值114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4926点
  • 优秀管理员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楼#
发布于:2010-05-17 22:38
麻烦大家帮我看看哪些字打错了,我打字打得眼睛都要瞎了。
烟雨空寒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1592元
  • 威望1784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620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2楼#
发布于:2010-05-17 23:13
没发现错字,穆站辛苦了
gm_mygoal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3664元
  • 威望4326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1951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3楼#
发布于:2010-05-17 23:57
站长,再有好稿子,让大家帮你打.直接发给我也行,我打字还算可以.
adelinechao
  • 配音元
  • 威望
  • 贡献值
  • 交易币
  • 好评度
4楼#
发布于:2010-05-18 01:23
  引言第二段第2行:那堂课令我终难忘,他讲述的是拍摄《渡江侦察记》《永不消逝的电波》的体会(终生难忘;两部电影名之间用顿号或者“和”字连接)。
  (一)“艺术一定要追求美感与真实”
  第一段第1行:由道老师负责为我们几个年轻演员(临);第3行:道临老师为我们在舞台调度上了些修改(做)
  第三段第2行:拿走凳子上插线的袜子(针)
  第四段第3行:道临老师指着文章正中的补丁说(蚊帐)
  (二)关“牛棚”的日子
  第二段第1行:说到毛主席还会激动泪流满面(得)
  第三段第1行:能不能请李保罗媒体洗洗脚(每天)
  第五段最后一行:李保罗媒体晚上都拎着一个小铅桶打热水洗脚(每天)
  (三)“我来认认门”
  第四段最后一行:衣裳朴素(加?)
  (四)“我爱配音,更爱拍电影”
  倒数第二段倒数第2行:译制片还原主要在语言上、台词上下夫(功)
  倒数第一段倒数第2行:还要运用你的肢体语言(“是”是否去掉?)
  (五)“这种钱一分也不能要”
  第二段倒数第2行:道临老师地球应接不暇(的确?)
  (六)“为什么不让我拍电影了?!”
  第一段第4行:其中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上银幕(搬)
  第二段第1行:陪同冯淳超去看望他(一次我陪同)
  第三段第2行:很多老同志有事会找瑞老师诉说(芳)
  第七段第1行:明他说这话的含义(白)
  第九段第2行:我现在每天光吃饭什么也不(干)
  第十段第2行:提提意见这不也是对电影贡献吗(做)
  第十二段提行应空两格:我知道他根本没有想通。
穆阑
管理员
管理员
  • 配音元5569元
  • 威望8384点
  • 贡献值114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4926点
  • 优秀管理员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5楼#
发布于:2010-05-18 08:05
谢谢踏雪

衣裳加朴素——这个好像是上海话……原刊编辑没给他改,我也想不出来改什么

gm_mygoal ,谢谢,事情比较小,一天也就弄好了,所以就不麻烦大家了。
为音痴狂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11691元
  • 威望503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44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6楼#
发布于:2010-05-18 12:48
1998年,我退休前搬到伊犁南路剧组(居住),还有就是第一节“艺术一定要追求美感与真实”中两次提到的杨华老师应该是老版《南征北战》中扮演李军长的阳华老师吧。
心源斋主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14243元
  • 威望3275点
  • 贡献值10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526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楼#
发布于:2010-05-18 14:52
      【摘录】
       最后,我还想对党的各级领导说句心里话:
  一定要生前多关心这些老艺术家、科学家、学者、老教授们,了解他们还有哪些未了的心愿,能办的抓紧办,一时完不成的,也记录下来,让后辈们努力去完成。
                                      -------孙渝烽
      为了避免 很多老艺术家被忽略后所带给人们的遗憾,本人非常钦服孙渝烽老师的坦诚提示。
上译精英数十春,语音艺术唱绝伦,苍天赋与奇声色,震撼九州亿万人。
探路之际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1298元
  • 威望1271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0点
8楼#
发布于:2010-05-23 20:48
看了很有感慨,一时难以言喻。
聆听一切美好的声音!!!
linger2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12779元
  • 威望3164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1107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9楼#
发布于:2010-05-31 12:27
唉,这才是一个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的风范
大象无形,大音稀声
涂鸦酱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3138元
  • 威望294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0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0楼#
发布于:2018-12-30 15:01
孙道临老师永远活在亿万观众的心里。
中国配音网论坛———我永远的家园!
杰克尔大夫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8038元
  • 威望4075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3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1楼#
发布于:2018-12-30 20:31
穆阑:谢谢踏雪

衣裳加朴素——这个好像是上海话……原刊编辑没给他改,我也想不出来改什么

gm_mygoal ,谢谢,事情比较小,一天也就弄好了,所以就不麻烦大家了。
回到原帖
冒昧瞎猜一下,老师们别笑话啊。会不会是很朴素的衣服?大致意思就是这衣服很朴素。老师觉得有可能吧?
杰克尔大夫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8038元
  • 威望4075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3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2楼#
发布于:2018-12-30 21:03
孙老提到的影片里只知道《农家女》、《美人计》、《琼宫恨史》、《王子复仇记》和《基督山伯爵》,别的都是闻所未闻,头回听闻。天晓得,这些译制经典还有没有可能复映
[杰克尔大夫于2018-12-30 21:06编辑了帖子]
海德先生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6025元
  • 威望1971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37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3楼#
发布于:2018-12-31 19:33
杰克尔大夫:孙老提到的影片里只知道《农家女》、《美人计》、《琼宫恨史》、《王子复仇记》和《基督山伯爵》,别的都是闻所未闻,头回听闻。天晓得,这些译制经典还有没有可能复映回到原帖
想什么呢你?
杰克尔大夫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8038元
  • 威望4075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3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4楼#
发布于:2018-12-31 19:55
海德先生:想什么呢你?回到原帖
哈,还多着呢。你这刻薄鬼。恶魔!形势是很严重的。哦,可怜的影片。等着吧,它们都饱经沧桑的。时间像潮水,像潮水,卷走了一切。你觉得我疯了吗?还在这样相信着,期待着
[杰克尔大夫于2019-01-02 12:54编辑了帖子]
cswllcswlllt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860元
  • 威望588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0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5楼#
发布于:2018-12-31 20:43
记忆珍藏!
杰克尔大夫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8038元
  • 威望4075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3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6楼#
发布于:2019-01-02 14:20
cswllcswlllt:记忆珍藏!回到原帖
老师说得好!只可惜我对孙道临老师一点不熟悉,除了他配的《王子复仇记》外,我几乎都不记得什么了。孙老师好像留下的作品很少
海德先生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6025元
  • 威望1971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37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7楼#
发布于:2019-01-02 17:49
杰克尔大夫:哈,还多着呢。你这刻薄鬼。恶魔!形势是很严重的。哦,可怜的影片。等着吧,它们都饱经沧桑的。时间像潮水,像潮水,卷走了一切。你觉得我疯了吗?还在这样相信着,期待着回到原帖
癞郎中想吃内参肉
杰克尔大夫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8038元
  • 威望4075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3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8楼#
发布于:2019-01-02 21:28
海德先生:癞郎中想吃内参肉回到原帖
啊!不是去想吃,是去发现。你这刻薄鬼在错误中摸索是最有害的了。你的回答表达了你整个生活的邪恶,生活的秘密。你在人们耳边私语,说得天花乱坠,我们可不要相信!因为只要往你眼睛里一看,那里面就是没有真话。小心呐,兄弟。小心呐。因为白桃花这种女人比毒蛇更凶残
[杰克尔大夫于2019-01-02 21:30编辑了帖子]
杰克尔大夫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8038元
  • 威望4075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3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9楼#
发布于:2019-01-10 18:43
linger2:唉,这才是一个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的风范回到原帖
难为情得很,我不太熟悉孙老,二个都不熟悉。老师。他们都有些啥作品来着?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